车模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模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中磊回应争议跑男非粗制滥造华谊经纪模式正在迭代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36:05 阅读: 来源:车模型厂家

王中磊回应争议:《跑男》非粗制滥造,华谊经纪模式正在迭代

4亿票房,这是《奔跑吧!兄弟》(以下简称《跑男》)大电影目前为华谊兄弟贡献的2015开局。吊诡的是,华谊的头牌导演冯小刚却为此大为光火,并进而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引爆了舆论场的贺岁大战。“基本的观点我跟小刚导演是相同的,综艺节目转换成电影是有特殊性的,一定不会成为一个主流。”王中磊在近日接受虎嗅专访时表示,“《跑男》对我来说,更多是一个补充跟尝试。前两天正好在美国还是英国,有一个电影交流活动,《跑男》的一个投资方代表正好是那个活动的参与者,他就征求我们说能不能把这个片在活动上放映,后来我拒绝了——这个电影不代表中国电影。”“在这个IP的开发上我们还是比较严谨的”冯小刚和其他导演们耿耿于怀的是综艺电影的“粗制滥造”,“一部电影,5天或者10天拍完,挣好多个亿,让投资人心都乱了,他们只会去抢这种项目,不再有人去投那些需要耗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的电影。这让电影人心都凉了,今后还会有人去好好的拍一部电影吗?这种钱,很畸形。”冯小刚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表现出了不无激愤地表示。平心而论,冯小刚的担忧确有道理,资本的走向从来都是盲目的,随着《爸爸去哪儿》和《跑男》的相继大卖,若再假定今年春节档的两部“爸爸”亦能高奏票房凯歌,那么2015年一定会有大量的资本涌向更多的综艺电影项目,相应的留给其他电影项目的资本就会减少——传统电影正在被综艺电影的竞争挤到更为逼仄的生存空间里。但,王中磊并不认为《跑男》真的在“粗制滥造”。“华谊在这个IP的开发上,我们还是比较严谨的。”王中磊给虎嗅详细讲述了这次《跑男》IP从综艺到电影再到后续衍生上的开发故事。浙江卫视在购买了《跑男》的综艺节目版权后,在项目开发的过程中,时任浙江卫视总监的夏陈安把挑选艺人的功课“托付”给了王中磊——因为王中磊当时正在参加浙江卫视《爸爸回来了》的真人秀节目,于是华谊兄弟成为了中国版《跑男》的IP开发者之一——当王中磊把这支IP纳入到华谊的大娱乐平台后,《跑男》的开发在视野上就不再只是着眼于一个电视节目而已了。“在节目之初,对所有的主演的这个人格描述,就如同我们电影创作一样,每个人都会有人物小传。”用电影创作的规律来做综艺栏目的开发,王中磊其实已经在为之后的电影项目开发埋下伏笔,但深谙电影创作规律的他对这个项目是否能够做成电影仍十分谨慎。一方面华谊和浙江卫视密切注意对收视率的跟踪,“到第二期的时候,收视率已经过2(注:即2%),从单一的角度看已经具备IP发展的可能性。后来我们决定再看一期,到第三期我们看可以的。”但收视率并不能决定电影本身就一定能成功,电影的创作规律和综艺节目的收视热度有相关性,但要让相关性成为电影成功的必然性,中间的过渡则有赖于电影人对电影的诚意和尊重。“我们把最后一期全部录完以后才决定拍的,因为这个时候每一个艺人在这个节目当中的性格的完整度才算完成。”而这种完成不只是来源于综艺脚本的设定和演员对脚本的执行,还有观众互动所形成的对人物形象的增补甚至是完善,“比如说郑恺跟Angelababy所谓周五恋人,其实都并不是我们设定的,而是由观众互动当中产生的,像刚才你看到我们外边郑恺的屁裤,这些都是随着节目互动性的话题出来的。”因此,除了收视率的跟踪和观察之外,另一方面就是话题的收集,也是对观众的观察。华谊兄弟有了意外的发现。“比如我们界定的观众群大概是90后,就是年轻人的族群,喜欢运动、喜欢集体的行为。我们突然发现了收视群体一下降到了00后,变成了更年轻的小孩,这就让我们发展电影的信心更足了,因为我们原来设定就是寒假档,那寒假档里学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为了保证在电影的上映日期(1月30日)和综艺节目最后一期(1月16日)之间无缝连接,以避免观众期待热度消散,华谊兄弟和浙江卫视在1月23日增加了一期特别版的“跑男”演唱会。《跑男》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于其娱乐性上的覆盖广度——电视本身在客厅内的传播上是无年龄差别的,而这一点在很多电影上是做不到的,即便我国没有分级制,但很多电影实际上存在明显的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可观赏能力上的差别——因此在综艺上的成功加上电影项目的谨慎和精益化开发,电影《跑男》才能够“轻松”地在贺岁档尾声砍下4亿多票房——2015年开年以来全国票房亚军,仅次于《霍比特人3》。华谊经纪模式迭代的一次练兵:艺人IP的双向孵化和多向延伸第一季“跑男”的成员里除了王祖蓝,其他成员或是华谊兄弟当前的签约艺人(Angelababy、李晨、陈赫、郑恺),或者曾经是华谊兄弟的艺人(邓超、王宝强)——不仅有自己的牌,还能借别人的牌,在这一点上夏陈安看中华谊的或许正在于此,正如王中磊所言“这个资源我还是有能力组合的”。但王中磊的算盘不止于此。王中磊认为国内对于一支IP在影响力爆炸后的快速反应能力和产业推动能力上一直比较欠缺,而这次“跑男”无疑给了王中磊和华谊一次在这方面的练兵尝试。华谊兄弟的大娱乐平台优势是能够做这样一次练兵的凭借。从经纪部门发端,向外输出艺人,由艺人连接电视、电影——这是比较古典的艺人经纪业务模式。但综艺节目本身的真人秀属性和《跑男》季播特点在时间的连贯性和“剧情”的延续性上则产生了对艺人快速养成/重塑的功能——通常在传统的艺人养成上,需要在不断的作品和真实娱乐生态里的试错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明星人格。以郑恺为例,出道多年,即便在2013年的《私人订制》里担纲男二号,也远未达到大红大紫,但在《跑男》里意外的一个屁以及与Angelababy的“周五恋人”剧情则很快将郑恺送到了当红炸子鸡的“身价”。艺人IP与综艺IP之间的双向孵化,这是“跑男”对于华谊经纪这次练兵的收获。王中磊还举了Angelababy的例子,“她以前在公众中的形象,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不食人间烟火,甚至觉得她是一个花瓶。但我们平时接触,她就是节目当中所表现的一个女汉子,极度有挑战性和适应性。但要将其对于公众的形象认知重塑唯有依靠一个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节目,通过不断累积,才能成功。”此外,艺人IP经过综艺IP的养成和孵化之后,在华谊兄弟的大娱乐平台上还能快速地孵化出更多的IP形成多向的延伸,譬如即将在4月开机的田羽生导演的新“攻略”系列,将由郑恺担纲——上一部《前任攻略》是由韩庚领衔,可以想见无论是田羽生还是王中磊现在已十分相信郑恺的票房号召力了。还有李晨和陈赫,刚刚开机的电视剧《三个奶爸》由这两位《跑男》里的“母子”领衔。当外界在批评华谊兄弟的大明星离巢后再无一哥一姐的时候,华谊兄弟在用另一种方式探索新的经纪业务展开方式,用IP串联内部的大娱乐平台,并与外部的各种IP出口展开合作对艺人IP进行双向的孵化。具备这种内部孵化能力和外部对接能力的艺人经纪公司——国内在华谊兄弟之外,确实再无其他。王中磊也对此颇为自信,“华谊经纪的再一次改变,确实没有什么可比性,我觉得可能华谊经纪是未来五六年,大家还会在经纪这个领域一直观察和讨论的一个部分。”大明星大腿难抱,经纪生态在变化,但华谊经纪服务仍会在华谊兄弟在近年根据其业务战略上的转向对其内部的架构进行了重大的调整,从过去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的老三驾马车模式升级成为了影视娱乐事业群(王中磊)、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事业群(王中军)、互联网娱乐事业群(胡明)。看起来艺人经纪被“压缩”了,再加上黄晓明、李冰冰、周迅的纷纷离巢单飞后再无等量级的艺人进驻,令舆论普遍认为华谊兄弟的艺人经纪雄风不再,甚至日薄西山。“对于华谊的议论,从华谊经纪公司成立到现在没有停止过。我可以这么说,没有另外任何一家经纪公司,是值得媒体去讨论的,因为没有可比性。”王中磊靠在椅背上,自信又淡然。从王京花早年地震式的出走,到范冰冰的意外单飞,再后来周迅、黄晓明、李冰冰的相继各自发展,每一次都震动业界,但似乎并没有根本性地改变华谊兄弟艺人经纪的江湖地位。王中磊谈及了离开的“一哥一姐”们,“你看从华谊出来的超级巨星,现在以独立工作室的方式在做,他也没有再去签另外的经纪公司。”王中磊的言下之意或是:这些明星离开后也再无更优秀的经纪平台能够提供比华谊更好的成长空间,而参与华谊的制作仍然是其在钱途和星途上的重要保证,譬如《撒娇女人最好命》(周迅、黄晓明)。“从业绩上说,其实华谊经纪的业绩是非常稳定的一个板块,只是因为华谊这几年对自己布局有变,造成了它在整个KPI里面的比例会变得比较小,但是并不代表它重要性减少了。“我跟公司的同事们说可能五六年之后,经纪公司这样一个生态可能就消失了,但我希望华谊经纪是一个唯一长期存在的大旗,因为我们有很好的体制,很好的经验服务这个行业。”在王中磊看来,华谊兄弟不必永远抱住大明星,平台的孵化能力和延伸能力则是孕育和“繁衍”明星的必需——只要电影、电视剧、综艺这些娱乐产品仍然需要真人明星,那么华谊兄弟经纪就仍然有市场需求,而王中磊他们正在做的模式更迭就是必要,且能够创造未来的。

手工旗袍定做公司

朔州旗袍价格

手工旗袍制作

望德堂区旗袍厂家

相关阅读